第14章、歷練
14/2090

第14章、歷練

  碧云門山下,青山綠水。

  林辰孤身而立,仰望著眼前所有熟悉的一切,回憶著這四年來在碧云門的生活點點滴滴。心生感慨,戀戀不舍。

  突然!

  一陣氣血上涌,林辰突然含口吐出一團黑色污血,口喘大氣。然后卻驚訝的發現,渾身氣血反而是更加順暢了。

  當下!

  林辰運氣九脈,竟是暢行無阻,源源不盡。

  這一刻!

  林辰回味起自己師尊碧海大長老對自己的話,終于明悟過來,感動得雙目泛紅:“師尊苦心教誨,徒兒銘記在心,他日不管徒兒身在何處,又多大的成就,永不忘師恩!”

  師尊,保重!

  轉身,林辰漠然離去,往后天下之大,任他闖。

  ??????

  幽暗的森林,枝干虬曲蒼勁,黑黑地纏滿了歲月的皺紋,不免可見有毒蛇蟲蟻行過,甚至還能隱隱聽見林間深處傳來駭人的獸吼聲。

  此處!

  便是碧云門外的迷霧森林,范圍足足占據千里,林中妖獸橫行,向來是門派弟子歷練之地,也是尋根采藥的天然寶庫。

  “吼!~”

  一聲怒吼,草葉驚飛,一席殘影狂騰。

  乍見!

  竟是頭嘴長獠牙,四肢生得鋼爪,兇惡至極的魔狼。

  疾風狼!

  是頭二級妖獸,實力堪比真武境,速度宛如疾風,故得其名。但此獸生性兇惡,尤其是一雙利爪,力可裂石。

  “哈哈!不夠!不夠!你還是太慢了!”林間傳來一聲大笑,便見一道鬼魅殘影,步法詭異,在茂密林間沖行著。

  不錯!

  此者正是林辰,自離開碧云門后,林辰便進入了迷霧森林進行歷練苦修。但林辰所修習的九脈狂訣,實是駭人,想要進行修煉的話,無疑妖獸是最適合的磨練對手。

  足足兩個月以來,林辰都在修煉掌握各脈武技,畢竟是氣武境,只能從最基本的武學入手?,F在不敢說各脈武技練就的爐火純青,但也是頗具火候。

  雖然進程緩慢,兩個月的時間,才晉升到五轉氣武境,但林辰都是穩扎穩實提升上來的修為。尤其是九脈狂訣的強大功效下,各脈戰氣都練就得強大厚實。

  眼下!

  林辰的風云步法,幾乎快到無影,這都是兩個月以來被各種妖獸追趕中亡命熬出來的。眼見疾風狼始終追趕不上,距離被越來越遠。

  “該結束了!”

  林辰面色一沉,猛地朝前一躍,一腳踢向一棵粗木,借力反彈回來,御動土脈,渾身變得沉重,狂沖而回。

  眼見林辰突然反攻,疾風狼似乎被驚嚇了跳,但也沒有就此畏懼。畢竟被林辰玩弄了那么久,疾風狼早就憋足了怒火,竟然林辰主動尋死,它豈會放過。

  “吼!~”

  疾風狼怒吼一撲,載著強勁的風勢,四方草葉驚飛,揚起兇凌的魔爪,犀利如刀,撕裂破空,兇狠至極的抓向林辰。

  殊不知!

  林辰感知超強,在疾風狼出手之際,便已被他鎖定攻勢軌跡。本是沉重的身形,竟突然變勢偏移,算到精確,剛好從疾風狼的攻勢空隙中透了過去。

  “重岳拳!”

  林辰暴喝一聲,蓄勢爆力,拳如山岳,蓋頂轟出。

  轟!~

  一擊命中,疾風狼直接被當頭一棒,被林辰這一拳砸得頭冒金星,痛嚎一聲,疾馳中的獸影,狠狠反彈落地。

  林辰輕身落地,看著倒在數丈外的疾風狼,滿意一笑:“不錯!重岳拳的威力,已經可以打出三萬石的勁道!那接下來就再試試寒冰掌的威力如何?”

  這時!

  疾風狼清醒幾分,直翻起身體,雙目赤紅,渾身毛發直豎如鋼針,鋒利的爪子撕裂著地面,端是兇悍,憤怒至極。

  嗖!~

  一席腥風襲來,快如離弦利箭,勁風如芒,憤怒撲殺而來。

  眼見疾風狼兇悍撲來,林辰卻是紋絲不動,神情冷酷至極,雙目銳利如劍。起掌之時,陣陣寒風彌漫而出,四方空間溫度急劇下降。

  冰脈!

  林辰渾身變得冰寒,甚至冒出絲絲的寒氣,蓄勢已久的他,冰脈武氣傾巢蓄掌。

  “寒冰掌!”

  一記重掌擊出,空氣好似被凝固,滾滾可怖的冰寒之氣,如潮般的席卷過去。

  寒風凌冽,意識到不妙,疾風狼嚇得驚恐萬狀,在凌冽寒風迎面侵蝕之下,全身上下好似被冰封了般,四肢變得僵硬,氣血窒堵,連著沖勢都變得緩慢了。

  “嘭!”得一聲!

  冰掌震體,疾風狼甚至連慘叫的能力都瞬間喪失,一身堅硬的皮肉,瞬息被寒冰凍結。眼瞳中充斥著絕望與恐懼,硬邦邦墜地。

  “該收割了!”

  林辰邪惡冷笑,揚手現出血弒,在霞光下閃爍著嗜血般的鋒芒。閃電如電,魅影瞬息近前,寒光熠熠,森芒畢露。

  見血封喉!

  一道寂血森芒,成直線軌跡,瞬間從疾風狼的脖頸閃掠過去。鋒芒凌厲,削鐵如泥,無堅不摧,區區皮膚,立馬細成一線。

  下一刻!

  林辰手握血弒,身形直現,冷酷無情的刺入疾風狼的心口。

  “噗嗤!~”

  獸血濺出,卻立馬被血弒吸干,疾風狼雙瞳布滿駭色,慘叫不得,唯獨痛苦一身。只覺體內獸血迅速流失,整個強壯巨大的獸軀,像是泄氣的氣球般,漸漸呈現干癟。

  短短片刻,疾風狼便如同化為一具干癟的樹皮。

  “以血換血!”

  林辰渾身氣血爆涌,吞噬而入的浪血,與自身武血融合,濃縮,化為精華,轉入狂脈,整條武脈劇烈撐動起來。

  接著,渾身毛孔頓開,雜質污血順著全身毛孔排出,渾身先是鮮血淋淋,看起來宛若一個血人。詭異得是,排出體外的壞血,竟如同空氣般快速蒸發而盡。

  “呼!~”

  林辰吐氣布化,一身氣血暢涌,煥然一新??赡苁且驗槲樟死茄木壒?,傳承了狼的兇惡之性,林辰的目光也變得兇惡起來,眼神犀利的嚇人。

  同時!

  狂脈增強,氣血壯大,若是進行狂化的話,起碼得提升一轉修為。

  周天循環,緩和下氣血,林辰興奮至極的笑道:“這血魔經果真強大,與我狂脈,相鋪相成。這才僅僅第一層功法,便讓我戰體突飛猛進。只是這血魔經太過邪惡,會影響我的心性,等突破到真武境,須得找個提升心境的心法才成!”

  不過,這血弒的確厲害,當初與柳飛交手的時候,一息便斷了柳飛的劍??芍^犀利無比,簡直就是把神兵利器。

  這兩個月以來,林辰手中這把血弒,可不知秒殺了多少的妖獸。但凡被血弒命中,必定在劫難逃,對于血弒,林辰是越來越喜歡,就像是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。

  完成收割,林辰望著四方幽深詭異的密林,暗道:“這兩個月我都在外圍活動,修為已至瓶頸,看來是時候該往深處走一遭了?!?/p>

  想到于此,林辰便即往林中深處走去。

  同時!

  在密林的另一方,窸窸窣窣數道人影從叢林中竄了出來,見到眼前倒下干癟無血的獸皮,皆是吃驚不已,寒毛直豎。

  “這妖獸看來不像是死去已久,但一身獸血卻被抽空而盡?!?/p>

  “更奇怪的是,如果是妖獸所為,必定會有明顯的傷口??杉毤毧磥?,這妖獸看起來像是被某種利器瞬息所殺!”

  “看這地上的痕跡,的確是有明顯的打斗,可明顯過于單一,如果真是人為的話,那足以證明此人的身法極其了得?!?/p>

  ??????

  幾位黑衣男子皺眉議論著,皆被眼前的場景給驚住了。

  “是林辰么?”一位相貌堂堂的青年滿臉驚惑,看起來長得眉清目秀的,只是一張臉陰霾的厲害,赤紅的眼底盡是恨意。

  不錯!

  這位青年正是當日慘敗于林辰之后,備受羞恥的柳飛。

  “依我看來,這手筆倒像是魔人所為!”一道威沉的聲音傳來,便見一位身材魁梧,國字方臉,目光深邃的烏發男子踱步而來。

  “魔人?我們天劍域已經許久沒有過魔人的蹤跡了?!绷w道。

  “千年之戰,雖然魔人敗走,但這幾年來,在天劍域也的確發現過有魔人的蹤跡,看來蟄伏多年,有死灰復燃的跡象。且依我看,這些妖獸的死狀,倒像是魔人的噬血邪功?!睘醢l男子沉聲道,此人便是柳家的大總管紀榮,有著一轉真武境修為。

  “就是有魔人,身為正道中人,除魔衛道,本是我等之責!”柳飛一副正義凜然的說道,實則只是心有不甘。

  “少主說得是,只是魔人向來狡詐,詭計多端,魔功陰損,不易對付。若是你有任何差池,家主怪罪下來,其責難當?!奔o榮慎然道:“不妨我讓兩位柳家衛先行護送你回府,至于林辰那家伙的話,他若真在迷霧森林,我定親自押他回來,任你處置!”

  “不!林辰那廢物損我顏面,讓我在碧云門難以抬頭示人,我現在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!”柳飛恨然道:“紀總管不必擔心,自那之后,我便成功突破八轉氣武境,就算林辰那廢物走運無法將他擒下,在這迷霧森林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歷練!再找找看吧,如果真有意外的話,本少脫身的本事還是有的!”

  紀榮沉思了會兒,無奈而嘆:“唉~那好吧,不過少主可切莫隨意走動。畢竟迷霧森林環境復雜,不乏有諸多致命毒物蟲蟻,一切都要聽我指揮?!?/p>

  “是,有勞紀總管了?!绷w拱手道,雖為柳家少主,但紀榮在柳飛的地位極高,不敢作次。

 ?。≒S:新書第一周試讀期,暫時早晚兩更,下周會加更?,F在急需鮮花、收藏、評論,若是有經濟能力的話,不妨打賞,謝謝各位)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网上做什么项目赚钱 金蟾捕鱼的打法作弊 股票论坛个股推荐 传奇街机电玩捕鱼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 刘低温单双20码期期中特 开元棋牌娱乐 海王捕鱼号如何交易 柬埔寨胖美女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