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、武斗
3/2276

第3章、武斗

  碧云門,外門習武場!

  外門弟子,則基本為內力境武者,若能成功凝氣,衍化氣海,成為氣武境小高手,便可晉升為內門弟子。

  而外門弟子,修煉方式有兩種,一種就是出外歷練,但較為兇險,還有一種,就是同級間相互切磋,取長補短。

  故而每日在習武場中,每日清晨都是練武高峰期,遠遠便可聽到滿片的打斗聲。在競爭殘酷,優勝劣汰的碧云宗中,每個人都是刻苦修行。

  “瞧!那是誰!”

  “是林辰!”

  “這廢物不是已經被貶為雜役弟子了嗎?還敢踏足習武場!”

  ??????

  習武場上立馬窸窸窣窣的議論起來,有的嘲諷,有的嘆息。

  果見,林辰穿著一身干凈整潔的白色武服,衣冠楚楚,神情淡漠如水,無視于周遭白眼與言語嘲諷,怡然自若的循步而來。

  “呦,我瞧是誰呢,原來是我們碧云門的大天才大駕光臨呢!”一道載有嘲諷意味的聲音極不和諧的傳來,便見一位身材英挺欣長的青年踱步而來,尾后還隨著幾位臭味相投的狗腿子。

  方云鵬,外門排行第三,八轉內力境修為。本來是不入林辰的眼,可這方云鵬閑來無事便會來找林辰的茬,為此提高自己的虛榮心,簡直就是熟爛了。

  “滾!~”林辰冷斥一字。

  “哈哈!你們瞧見了嗎?我們的大天才竟然生氣了?那很簡單,有本事你就打我??!打我??!”方云鵬得意大笑,甚至還十分囂張的將臉湊了過去。

  這一湊!

  迎面便是一記強勁的掌風,防不勝防,方云鵬似覺不妙,臉色驚變,想要躲避,可林辰這一掌來得實在是太快了。

  “啪!~”

  一記響亮的耳光,兩顆牙門帶血斷飛,一聲痛嚎,方云鵬呈直線方向倒飛幾丈落地,整個人還至今是楞楞的。

  “真有意思,竟然還會有人求打,那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滿足你!”林辰冷嘲熱諷的說道。

  “廢物!你真敢打我!”方云鵬憤怒翻身。

  “你都求我了,我要是不打,那就是不給你面子了!”林辰冷笑道。

  “天??!這林辰今日是吃錯藥了嗎?”

  “可不是嗎!以往見到云鵬師兄還不得低聲下氣的,今日竟敢當眾打云鵬師兄的臉!”

  “完了完了!這林辰死定了!”

  ??????

  整個習武場變得熱鬧起來,今日林辰的強勢表現,著實讓人驚訝,現在當眾打方云鵬的臉,有得熱鬧看了。

  “好!很好!你會因為你的愚蠢而付出最慘重的代價!”方云鵬氣得面目猙獰,被當眾打臉,若不教訓林辰,以后還有得混嗎?

  “廢話少說,武斗場上一決高低!”林辰沉冷道,飛身躍入武斗場,他是沒興趣跟一個小蝦米爭斗,但他現在可是被貶為雜役弟子。

  按照碧云門的規矩,雜役弟子,若能挑戰外門前十的弟子,便可直接破格成為外門弟子。有了外門弟子的身份,林辰才能享有宗門資源待遇,這方云鵬剛好碰上林辰的釘子了。

  “好膽!”

  方云鵬惱怒不已,隨著躍入武斗場,恨恨切齒道:“按照宗門規矩,雜役弟子,不自量力挑戰內外門弟子,生死不論!”

  “生死不論?確實是挺嚇人的,那我現在能不能棄權呢?”林辰故意露出一副心慌的樣子。

  方云鵬以為找回了場子,得意大笑:“哈哈!可以!當然可以!只要你當著眾師兄弟的面,給我磕幾個響頭,要是讓我滿意的話,饒你性命還是可以的!”

  “噢,這樣???如果你能跪下來求饒的話,待會我會讓你舒服點!”林辰輕蔑一笑。

  “哼!你玩我!”方云鵬怒哼道。

  “答案不是很明顯嗎?是你這顆豬腦袋轉不過彎而已!”林辰譏諷道。

  “自尋死路,休怪我不念同門之情!”方云鵬氣得面紅耳赤,重步踏出,腳下波紋動蕩,整個武斗場產生微許的震動感。

  土脈!

  方云鵬所修煉的乃是土脈,內力如山,強大厚重。

  “看!那邊有熱鬧看了!林辰那廢物竟然跟云鵬師兄犟上了!”

  “不可能吧!云鵬師兄可是外門第三,打通了八十四條武脈,對付林辰這廢物還不是易如反掌!”

  “可不是嗎,以往林辰見到云鵬師兄都得躲著走,今日不知抽了什么瘋,竟然敢跟云鵬師兄當眾叫板!真是太有趣了!”

  ??????

  群人議論紛紛,林辰他們所在的武斗場,聞訊而來的武者越聚越多。短短片刻便將整個武斗場圍得水泄不通,人滿為患。

  同時!

  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,一道倩影駐步,遠遠望著武斗場上正意氣風發的林辰,心下竊喜,喜極而泣:“林辰師兄!你終于回來了!”

  此刻!

  偌大的武斗場,林辰與方云鵬對峙而立,一人氣定神閑,淡然自若。一人怒火沖天,滿目猙獰,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  而武斗場下,更是直接開設賭場。

  “我設莊,貢獻為限,林辰賠率十比一!”

  “我壓云鵬師兄五百貢獻!”

  “我壓云鵬師兄八百貢獻!”

  “我壓云鵬師兄一千貢獻!”

  ??????

  群人爭先恐后的押注,突然一道輕靈的聲音響徹而入:“我壓林辰!一萬貢獻!”

  一萬!

  眾人唏噓不已,但見來者之時,便明白過來。心下紛嘆,真是可惜了,而那位設賭者,則是笑得兩顆眼睛都快瞇成縫了,這不是白賺嗎?

  聞聽場下賭注,都是押在了方云鵬的身上,林辰倒也是習慣了,便也忍不住起聲道:“我剛好還有一萬點貢獻,我全押我自己可以吧!”

  “可以可以!多多益善!”設莊者笑開花了。

  方云鵬則是對著設莊者得意叫道:“錢胖子,待會我幫你白賺了那么多,可要記得給我分紅!”

  “當然,絕對不讓云鵬師兄吃虧!”設莊者笑瞇瞇的說道,此人叫錢胖子,十足的精明,這些年修為倒是沒精進多少,倒是生意做得風生水起。

  “呵呵,看來你們是要吃定我了?”林辰冷冷一笑。

  “難不成你以為你還有機會戰勝我?”方云鵬鄙視道:“我現在不僅境界壓你一籌,更是打通了八十四條武脈!”

  “實力強弱,不是取決于武脈數量,而是質量!”林辰淡然道。

  “真能裝逼!那我倒要看看,你這十條廢武脈如何贏我!”方云鵬面色一沉,腳下一動,虎虎生威,武斗場中好似跳動起來。

  猛地!

  方云鵬縱身一躍,全身土武脈撐動起來,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顆飛石,威力十足。

  “千山墜!”

  方云鵬暴喝一聲,凌空一腳,狠狠踢向林辰。

  千山墜!

  力如大山,強大厚重,一腳下來,碎石斷金,足有千石勁道。

  廢了!

  這一腳下來,群人高呼,要是林辰不躲的話,估計就得立馬報廢了。

  遺憾的是,林辰并沒有躲,面對如此兇勢,依舊是立身站穩,腳跟扎地,紋絲不動,神情冷漠,心如止水。

  眼見重腳襲來之際,林辰冷得一聲:“騰空武技,可借勢增強勁道,可惜你速度太慢,暴露出你太多的破綻!”

  “呃?”

  方云鵬還未反應過來,只覺腳足好似被一道鐵鉗般的爪手穩穩扣住,腳下勁道瞬間石沉大海,竟被林辰給一手卸掉了。

  “滾下來!”

  林辰狠狠將方云鵬給扯了下來,腳足駐地,原地打轉,而方云鵬驚恐萬狀,完全失去平衡重心,掌控不住自身內力,竟被林辰給穩穩扣住腳足,在半空打轉。

  一圈!兩圈!

  一連數十圈下來,方云鵬直接吐了,口沫橫飛,求饒大叫:“??!??!~別轉了!別轉了!我投降!投降!快停下!”

  投降???

  眾人完全懵了,望著半空轉飛的方云鵬,一個個驚得張大了下巴,直揉雙眼。這才一招,外門第三高手便被林辰給制住了,玩弄在手,這不合邏輯???

  “投降?”

  林辰面色一寒,穩穩扣著方云鵬的腳足,狠狠朝地上一記重摔。

  “嘭!”得一聲!

  方云鵬痛得牙門直飛,未及喊求饒,整個身子又被迫騰空而起,又狠狠朝地一個磕碰。如此來來回回的??磕磕碰碰,方云鵬幾乎牙門全斷,滿嘴是血,痛得連連求饒。

  “天??!我不會是眼花了吧?”

  “外門第三!云鵬師兄可是外門第三高手!怎會敗得如此輕易?”

  “這林辰今日是吃了什么猛藥嗎?”

  ??????

  武斗場上,望著場上完全被虐待的方云鵬,一個個驚得合不攏嘴,而錢胖子想著即將要傾家蕩產,整張臉都抽了。

  唯獨一人,目光迷離,芳心大震。

  嘭!嘭!~

  左摔右摔,方云鵬早已是慘不忍睹,全身骨頭都快散了,一個勁的求饒道:“林辰師兄!我錯了!我錯了!念在同門師兄弟份上,求求你,饒我一條賤命!”

  “可以!”

  林辰猛地一脫手,方云鵬驚叫騰飛,本以為噩夢結束。

  可下一刻,一記強橫勁道襲來,只覺丹田傳來一股劇痛。

  “嘭!”得一聲!

  方云鵬慘叫一聲,鮮血奪口而出,如同飛彈般迅速被擊出場外。翻了一對白眼,一時痛苦至極,竟直接暈死過去。

  一身修為,也便廢了!

  反之!

  林辰冷傲屹立,穩如磐石,神情酷戾。

  場下,靜如墳場,鴉雀無聲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股票实时k线图 广东26选5开奖 互联网公司是怎么赚 幸运农场稳赚 上海11选五开奖官网 做一个棋牌app需 免费平特三组3连肖网站 河北20选5预测 36选7走势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