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 爺不伺候了
1395/1398

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 爺不伺候了

  “爸!”

  看到進門的中年人,窩在墻角的程天宇,無比凄厲地慘嚎了起來。

  看來這大腹便便的中年人,就是華潤影視的老總程硯雙了。

  聽到兒子的慘叫聲,程硯雙順著聲音看了過去,當發現窩在墻角的程天宇,滿口鮮血,上衣也黑紅一片的時候,眼珠子都紅了。

  程硯雙驚呼了一聲,朝著程天宇就撲了過去,口中說道:“小宇,你怎么樣了?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,告訴爸,爸一定讓他后悔來到這個世上!”

  看到這幾個人連門都沒敲就直接踹門沖了進來,劉子夏的眉頭皺了起來。

  就算這里不是劉子夏家里,但是來飯店吃飯,人客人是花了錢的,那在客人用餐期間,那包間就是客人臨時的私人空間了。

  任何強行進入,都是不禮貌的。

  盡管劉子夏不待見文雄,但是人家是唐閣的老板,剛剛他進門的時候還知道敲敲門,這些家伙怎么這么不懂人事?

  想到這兒,劉子夏直接說道:“喂,那胖子……說你呢,對,就是你!你不知道進門之前要敲門嗎?一點基本的素質都沒有,出去,重新進來!”

  “你特么地算個什么東西?老子在跟自己兒子說話,挨著你屁事了……”

  穿著西裝、皮鞋的,看起來挺像是成功人士的程硯雙,聽到劉子夏的話之后,氣得直接從地上躥了起來,指著劉子夏就是一通罵。

  這口吐芬芳、臭氣熏天的,讓劉子夏的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  “我說,讓你出去,重新進!”

  沒人樂意聽別人罵自己的家人,劉子夏見這家伙竟然指著自己鼻子尖叫罵,心里頭怒火狂燒,很干脆的從旁邊的桌子上抄起一條雞腿來,丟了過去。

  噗!

  雞腿無比精準地落在了程硯雙的嘴里,把他正口吐芬芳的嘴給堵住了。

  然后,劉子夏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走了過去,單手拎著程硯雙的衣服,把他給揪了起來,很干脆地朝著包間門外隨意地一丟。

  噗通!

  一聲巨響,程硯雙那看起來能有一百六七十斤的身體,就這么被丟了出去。

  包廂里瞬間安靜了下來,一個個目光呆滯地看向了若無其事,重新走回座位的劉子夏。

  特別是守在門口的那四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,眼睛里全都帶著震驚以及不可思議的神色。

  這個胖老板的體重是多少,他們能不清楚?

  少說了一百七十斤,就算是他們這些久經訓練的專業保鏢,單手拎起一個一百七十斤的人來也費勁,更不用說像剛剛劉子夏表現出來的那么隨意了。

  ……

  過了好一會,那幾個保安才回過神來,跑到墻邊去扶他們的老板。

  保鏢本來就是保護老板的,結果他們剛剛眼睜睜地瞧著老板被人拎著,從門前丟了出去,這就已經是他們的失職了。

  “王屏,你們是吃干飯的?老子一個月花20萬雇你們四個,你們就這么看著我被人從屋子里給丟出來嗎?還不趕緊地給我上,給老子揍他!”

  就在他們心中震驚未平地時候,剛剛從地上做起來地程硯雙,已經氣急敗壞地尖聲叫了起來。

  看他那囂張的模樣,和程天宇還真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。

  “我勸你們最好還是別動手,要不然的話……”劉子夏沒有說出后面的話來,而是瞥了程天宇一眼。

 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要是動手,程天宇就是前車之鑒!

  “王屏,你們他娘地還想不想干了?要是不想干了直接說話,老子隨時去你們公司把你們解聘了!要是還想干,就給老子弄.死他!”

  程硯雙這個怒啊,都這個時候了這家伙竟然還這么囂張,他還從沒見過這么囂張的人呢!

  幾個保鏢倒是不怕掙不著錢,主要這個解聘是會影響到他們的保鏢聲譽的,所以也沒辦法了,只能動手!

  不過,今兒又不是他們的雇主受到人身危險了,就是一個尋常的打架,還是去一個就算了。

  “朋友,職責所在,對不住了?!?/p>

  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保鏢,在收到隊長的十一之后,直接朝著劉子夏沖了過去,揮起拳頭就砸向了他的胸口。

  保鏢的架勢和剛剛圍攻劉子夏的那些年輕人,完全就是兩個概念。

  不論是速度、力道還是精準度都高了不止一籌,竟然都引起了破空聲!

  眼看著保鏢的攻擊就要砸中劉子夏的胸口了,劉思爽她們全都閉上了眼睛。

  雖說她們都知道劉子夏身手挺厲害的,但還是嚇得臉色都有點發白了。

  這時候,劉子夏突然從旁邊抄起了一把椅子,對著面前的保鏢就砸了過去。

  盡管這個保鏢挺懂禮的,但是所屬陣營不同,只能說對不起了!

  保鏢雙眼瞇了起來,沖出去的拳頭收了回來,兩條胳膊彎起,擋在了腦袋上。

  嘩啦!

  椅子砸在保鏢的胳膊上,只聽到一聲脆響,椅子散架了,而保鏢的臉色變了一下,只見他左側的手臂已經怪異的扭曲了起來。

  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,坐著的劉子夏猛地蹬出右腳,踹在了拿命保鏢的肚子上,頓時他直接朝后面飛了過去。

  嘭!

  程硯雙以及另外三名保鏢躲閃不及,全都被這名保鏢給砸翻在地上。

  幾名保鏢倒是沒受什么傷,就是一向養尊處優的程硯雙,嘶聲慘叫了起來。

  這幾名保鏢趕緊站了起來,把程硯雙給扶了起來。

  ……

  “高華,你特么地要死???快壓死老子了!”程硯雙才剛剛站起來就開始大吼,言語間沒有半分對他的關心。

  “老板,對不起!”那名保鏢臉色慘白,還再低頭朝程硯雙道歉。

  這就是生存的艱難了,為了掙錢養家,他只能低聲下氣地去道歉。

  “高華,你的手……是脫臼了嗎?”

  王屏注意到高華臉色不對,看到他左側手臂垂下來的時候,就知道是手臂脫臼了。

  “高華,你先去旁邊休息吧?”王屏對高華說了一聲,就要把他扶到一邊。

  “王屏,你做什么?還不快給我上,他不就是胳膊折了嗎,給他安上,四個一起上,揍他!”

  程硯雙這家伙還真是夠囂張的,看見人家手臂都脫臼了,竟然還想著讓保鏢們都上,這作死的玩意兒。

  只是他沒有發現,這幾名保安在他說話的時候,臉色都變得鐵青無比。

  “程總,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程總了?!?/p>

  王屏沒聽程硯雙的,而是徑直把高華扶到了一邊,對程硯雙說道:

  “我們兄弟四個受公司委派,到你身邊執行保鏢任務,到現在已經一年了,這一年多你對我們非打即罵,我們都忍了!

  但是這次,你太過分了,明明高華手臂都已經脫臼了,你竟然說安上,還繼續去打?想打你自己去吧,我們不伺候了!”

  突如其來的反轉,讓包間里的所有人都懵了。

  這什么情況???

  才剛剛過了一個回合,這幾位保鏢怎么就直接和程硯雙翻臉,說不伺候他了?

  別是什么套路吧,到時候再來個突然襲擊什么的?

  “你……姓王的,你信不信我去你們公司投訴你?讓你們在保鏢行業徹底臭了!”程硯雙也被王屏搞出來的這一出給弄傻了,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。

  “愛投訴投訴,爺不伺候了!”

  王屏很爺們地懟了一句,道:“還有,公司怎么安排我們是公司的事,你還真管不著!”

  “好,算你們狠!”

  程硯雙坐在地上,兇狠地瞪著王屏,說道:

  “我就知道你們靠不住,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安排人過來了,文總……你們這有沒有監控,給我,我要發到網上去,我要曝光他們!”

  不得不說,這個程硯雙是真的很謹慎,臨出來的時候,不光報了警,還叫了幾個公司里的記者過來,再從文雄這要到監控視頻,剪輯一下就直接發到網上去。

  到時候,讓網友們去譴責他們們,去人肉他們。

  這樣的事情,程硯雙已經干過好多次,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了。

  “這個……”

  文雄剛要說話,敞著的包間外面傳來了一道豪爽的聲音:“你要曝光誰啊,能不能先讓我看看???”

  眾人齊刷刷地朝著門口看了過去,然后四道身影出現了。

  正是吳兵、韓濤以及郎文星父子倆。

  “吳,吳兵臺長?”

  看到吳兵,甭管是文雄還是程硯雙,全都驚訝地叫了起來。

  吳兵基本上每個月都會帶著老婆、孩子的,來唐閣吃上一頓,和文雄也算熟悉。

  而程硯雙本身就是搞影視制作的,和上回電視臺也曾經有過一次合作,再加上都是上滬文娛圈子里的人,認識也正常。

  劉思爽他們倒是不認識吳兵,這會正大眼瞪小眼地相互對視著呢。

  “哎呦,我道是誰說要曝光人呢,這不是華潤影視的程總嗎?”

  吳兵先是和文雄微微點頭,然后沖著程硯雙說道:“程總,你怎么這幅樣子???是地上有什么東西在吸引你嗎?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程硯雙這才回過神來,原來他還坐在地上沒起來呢。

  手腳并用地從地上爬起來,程硯雙拍了拍雙手,主動朝著吳兵伸出手,說道:“吳臺長,好久不見了,您怎么在這?”

  上滬電視臺到底是國內收視率排在前幾位的電視臺,而且華潤影視有一檔綜藝節目,還壓在吳兵的手上呢。

  程硯雙這種態度,也能理解。

  吳兵沒有去和程硯雙握手,而是說道:“沒什么,今天我請一哥們吃飯,沒想到我這哥們的侄子、侄媳婦也在這,所以就過來看看?!?/p>

  侄子、侄媳婦?

  聽到這個稱呼,靈靈他們齊刷刷地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‘夏叔’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股票牛股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快乐扑克3开奖l全部查询 nba选秀 免费下载大嘴棋牌 足球小说 奕乐贵州麻将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 三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英国赛车3分钟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