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九十章 綜藝盛典彩排
1288/1718

第一千二百九十章 綜藝盛典彩排

  對貝寧來說,他可是已經很就沒有過這樣的期待了,他站在京華工體正中央各舞臺的邊緣,等待著蒙面唱將們的出場。

  那種期待以及無限暢想,是無論如何都掩藏不住的!

  滿懷期待的他,往前傾著身子,瞪大了眼睛看著......

  終于,一個戴著‘九歲丁老頭’面具,穿著皮衣、皮褲的男人,從舞臺后面緩緩地走了出來,很快走到了預定好的站位。

  看到這張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具的時候,貝寧眼珠子都差點掉地上,嘴里也下意識地說道:“我……怎么還是戴面具的啊,他們就不嫌麻煩???”

  這可倒好,等了整整一上午地時間,結果出來的還是‘九歲丁老頭’面具人。

  “哎,還真是嚴防死守??!”

  貝寧嘆了口氣,轉身就要回到自己的位置默詞,這個時候舞臺上卻響起了令人感到特別振奮的歌聲。

  “嗯?這感覺,好像是搖滾吧?算了,戴面具就戴面具吧!”

  貝寧本來都已經轉身往回走了,這個時候突然轉過了身子,重新走回了觀眾席的位置,而且還找了個距離舞臺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  而在舞臺的右后方,能夠完整地看到舞臺以及觀眾席前幾排的位置。

  頭戴‘騎白馬的唐僧’面具的劉子夏,正和節目導演李銳,站在一起。

  瞥了一眼觀眾席的方向,李銳突然笑著說道:

  “子夏,咱們新邀請的主持人也到了,也沒見他上臺來排練什么,就是一直都在東瞅西看的,而且還跑到黃臺長那里去套話,想要知道今天參加排練的蒙面唱將們都是誰?!?/p>

  “黃臺長怎么說的?”劉子夏有點好奇地問道。

  “當然是什么都沒說了?!崩钿J笑了笑,說道:“這位小貝還真是挺有心思的,竟然去找黃臺長套話了!”

  “換了我,我也好奇??!”劉子夏笑了笑,說道:“這不也剛好說明咱們節目的火爆嗎?”

  “還別說,你的這個提議是真的好,排練的時候也要帶上面具?!?/p>

  李銳笑了笑,說道:“本來對唱將們身份的猜測,就是咱們這檔節目最大的看點!貝寧可是圈里出名了的好人緣。

  都知道他來咱們節目當特邀主持人了,到時候肯定會有不少人去問他的,他到時候要是熬不住朋友們的軟磨硬泡,把你們的身份曝光出去,那咱們的節目還播不播了?”

  “人的好奇心是壓不住的!”

  劉子夏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下午來工體的時候,就看到不下三波狗仔隊等在工體的兩個入口,如果不是我換了車,而且還做了偽裝的話,恐怕就穿幫了?!?/p>

  “這些狗仔……”李銳皺了皺眉頭,說道:“還真是無孔不入???”

  “算了,算了,好在明天就是綜藝盛典了,也不怕他們再蹲守了?!?/p>

  劉子夏搖了搖頭,說道:“這些唱將們倒也是嘴巴夠嚴實,要是某些喜歡炫耀的人,這會兒恐怕已經憋不住了?!?/p>

  盡管參加這檔節目的參賽者們,都簽了保密協議,但是在保密協議里面可并沒有標明,不能在自己的社交平臺透露有關這檔節目的任何蛛絲馬跡。

  所以,他們可以稍微透露一些相關內容,來暗示網友們自己的身份。

  可是,沒有任何一名唱將這樣做,因為這對他們的比賽不利、對他們的身份不利!

  “對,開始的時候,我還怕那三位不同意戴面具彩排呢!”

  李銳搖了搖頭,說道:“浩哥還好說一些,就是那兩位……”

  “咋,他們不同意?”

  別人不知道那倆貨是誰,劉子夏能不知道嗎?

  盡管李銳沒有明確告訴過他那兩人的身份,但是劉子夏心里很清楚這倆人就是陳亦捷還有劉琪琪!

  而且這兩位嘉賓的加入,是后期李銳特意增加了一個踢館的環節,他們兩人是贏了守擂嘉賓才留下來的!

  至于這個踢館環節……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!

  因為這檔節目定的播放時間是每一周播放一期,但是因為后期姑蘇電視臺出了一點狀況……也就是人事變動,導致《蒙面歌王》在周末兩天每天都播放一期,并且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。

  這也就導致,《蒙面歌王》出現了幾個空檔期,正好一個月的時間。

  一個與總不能就這么干放著,不放節目吧?

  是在沒辦法了,李銳急中生智,想起了在之前他導演過的綜藝節目里面,曾經有邀請其他明星藝人來節目里踢館的環節。

  所以,就直接套用在了《蒙面歌王》里面。

  邀請了包括陳亦捷、劉琪琪在內的四位踢館嘉賓。

  然后,他們每一位都帶上了面具,用聲音進行對決,最后由觀眾們選出了兩位獲得了勝利的踢館嘉賓,參加最后的綜藝盛典!

  所以劉子夏在最開始的時候,其實也是不知道陳亦捷他們真實身份的。

  后來兩人在唱歌的時候,露出了自己本來的聲音,所以才被劉子夏確定了身份。

  “不是,不是,我開始的時候就是擔心而已,畢竟我們的接觸也少?!?/p>

  李銳趕緊搖頭,說道:“后來一接觸我才發現,他們倆還是很好說話的?!?/p>

  “我也覺得他們很好說話?!眲⒆酉妮p笑了一聲說道。

  盡管劉子夏臉上帶著面具,但是李銳從他的聲音里面聽出了笑意,于是驚訝地問道:“子夏,你已經猜出他們的身份了?”

  劉子夏把大頭轉向了李銳,說道:“你猜?”

  ……

  “捷哥,今天這個彩排好像很有意思呢!”

  就在李銳和劉子夏聊到這里的時候,在舞臺后面的一個房間里,陳亦捷的助理正在給他整理面具,嘴上也是不停:

  “不過我覺得這個彩排根本沒什么必要???除了那位劉先生之外,剩下的兩位蒙面唱將,跟你的聲線比還是差一點的,制定贏不了你!”

  “小唐,我說過你多少次了,做人要低調,不能瞧不起人!”

  陳亦捷的聲音從面具里面傳了出來,帶著教訓的口吻,說道:

  “低調做人,高調做事!如果不參加今天這場排練的話,沒準就會錯過很多微小的細節,因為細節輸掉了比賽,值得嗎?你如果還是這樣眼高手低的話,那以后你就留在工作室里吧,不用再跟我出來了?!?/p>

  說到這里的時候,陳亦捷可能覺得后面這一句多少有點過分了,就說道:

  “小唐,別怪我說話太過,明知道人家實力也很強,還要自顧自地耍大牌,那不是聰明,那叫無知!而且比賽之前來熟悉一下場地,不好嗎?”

  陳亦捷在《蒙面歌王》里面的名字是‘白色棱鏡’,就像他的名字一樣,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,衣服貼上了一面面方形、圓形的鏡子造型,看起來很有藝術感。

  這樣的衣服,和張明浩的皮衣皮褲、劉子夏的僧袍不一樣,要更難穿到身上去!

  “捷哥,我明白你說的意思,可我還是要說,你這身衣服很難穿上去??!”

  小唐臉上的神色微變,但還是堅持道:“你這身衣服和其他人的不同,不光穿上難,而且還累,就不能簡單點,只戴一個面具嗎?”

  “就是因為看到了另外三人的穿著,我才堅定了必須換上衣服彩排的信心!”

  陳亦捷聲音低沉地說道:“再苦再難都走過來了,現在有錢了、名氣大了,難道就要忘了以前的日子?不就是穿衣服嗎?這有什么?我再說一次,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,聽到了嗎?”

  “是!”小唐嘆了口氣,不再說話了。

  另外一面,其實劉琪琪的情況也和陳亦捷差不多。

  只不過和陳亦捷不同,劉琪琪的那位助理倒是很看得開,不光用道具把劉琪琪整個人給包了起來,而且還給她穿上了大腳鞋。

  整個人就是一個大號的美羊羊的外形,就算走起路來都很困難!

  而這位助理也是哈哈大笑著,調笑起了劉琪琪。

  ……

  從下午2點開始,《蒙面歌王》的彩排一直持續到了傍晚6點左右才結束。

  甭管是現場的舞美、音響老師的音樂伴奏、舞者們的舞蹈以及走位……在經過這幾個小時的彩排之后,總算是達到了最佳的效果。

  今天的彩排可以說是完美結束了。

  在離開京華工人體育館的時候,劉子夏他們幾人是分別離開的現場,并且乘坐的車輛也是從工體里面直接開出來的。

  但即便是這樣,現場彩排的情景,還是在兩個小時之后,突然出現在了網絡上。

  而且這個出現在網絡上的彩排視頻,還是經過明顯剪輯的。

  果然,就算有保密協議的限制,但是本著抓不到就不算違反協議的原則,還是有人違反了協議,私自錄制了一些視頻,然后剪輯到一起,發到了網上。

  至于是誰違反的協議……肯定不會是幾位蒙面唱將。

  其中‘騎白馬的唐僧’是劉子夏,另外三人的人品,劉子夏是絕對相信的。

  所以,他們是不可能泄露視頻的,能夠這樣做的,就只剩下《蒙面歌王》節目組的那些工作人員了。

  這些人的人數比較多,如果要細查的話,恐怕會花費很多的時間。

  不過李銳也是一個很鐵面無私的人,既然有了這方面的猜測,那他肯定就會認認真真地去調查,甚至有可能成立一個專門的內部調查小組。

  這對工作人員么來說,就是一件比較可怕的事情了。

  畢竟李銳現在是姑蘇電視臺的副臺長,而且專門負責《蒙面歌王》項目,這次一旦查到泄密者的話,后果恐怕會很嚴重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吉林省今天快三开奖图 皇家国际app为什么提不了现 2019新股申购一览表 河北20选5走势图 大公开内部一码官网 河北快3预测和值技术 快3下载app 历史行情模拟炒股 2020年刘伯温正版资料 重庆快乐十分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