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 錄口供
1115/1718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 錄口供

  “請問,您是郎文星,郎總嗎?”

  眼見著郎文星和劉子夏他們幾個人走了過來,唐民強他們都還沒說什么呢,倒是蘇陽率先張口問了一句。

  郎文星這位知名企業家,在華夏還是比較出名的。

  特別是在《爸爸去哪兒》播出之后,他的名氣更是一漲再漲,幾乎就是成了一位不是明星的明星,咖位直.逼.二線!

  “是,我是郎文星!”

  不同于面對唐民強他們時的態度,對蘇陽,郎文星表現得很和氣,他說道:

  “之前發生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,對這件事情,你們警方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,我支持你們的決定!”

  郎文星這么開門見山地表明態度,也是在告訴唐民強他們:我現在很生氣,你們準備好承受我的怒火吧!

  “哎,別啊,郎總!”

  唐民強知道這個時候必須出來說話了,要不然他這個侄子就真進局子了,他說道:

  “郎總,您看,這件事其實完全就是一場誤會!剛剛小寬也說了,他愿意對這幾位朋友賠禮道歉,并且賠償他們的損失!小寬!”

  說到后面的時候,唐民強瞪了常寬一眼。

  “郎總,您好,我是常寬!”

  常寬縮了縮脖子,低眉順眼地說道:“這件事情的錯都在我身上,我愿意向這兩位先生賠禮道歉,同時拿出200萬來賠償他們的損失,您看怎么樣?”

  在國外混了這么多年,常寬除了吃喝玩樂之外,還是有點商業頭腦的。

  當年他爹給了他1000萬的啟動資金,經過這些年的努力,他倒是也賺了差不多1個億,才拿出200萬來,對他來說還是很輕松的。

  “不怎么樣!”

  劉子夏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還是之前那句話,我已經給過你們好多次機會了,但是你們自己不珍惜,那就別怪我不近人情了?!?/p>

  “你……”常寬就算是在國外的時候,都沒有這么低過頭。

  現在,在劉子夏這里幾次三番地被懟回去,他已經有點失去耐心了。

  “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!”郎文星的這句話,就像是盆冷水,從常寬的腦袋上當頭淋下一樣,把他沖了個透心涼!

  唐民強還想繼續努把力,他說道:“郎總,能不能看在??偟拿孀由稀?/p>

  “在他為難小張的時候,就應該想到這樣的后果!”

  郎文星沒給他說話的機會,直接打斷了他,說道:

  “唐總是吧?既然這家伙是新陽光電的公子,那就通知你們???,準備一支律師團隊吧,這次說什么我也得把這家伙送到監.獄里去,什么人都是他能欺負的了的?”

  唐民強臉色陰沉下來,不知道說什么好了!

  看雙方一直協調不好,蘇陽很干脆地說道:“既然有一方不同意和解,那麻煩兩方的人,都跟我回局里一趟,錄個口供!”

  “麻煩稍等我一下!”張寧還想著KFC的事,他說道:“我去給孩子們買點東西吃?!?/p>

  月月他們的學校5點放學,到現在7點20分,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了,車上的兩個小姑娘可全都沒吃飯呢。

  估計他們早就餓了!

  張寧到現在,都沒有忘了為什么要來商業城這邊!

  “好,那你快點!”蘇陽點點頭,說道:“一會這位先生開自己的車就行了?!?/p>

  張寧點點頭,對劉子夏和郎文星笑了笑,說道:“郎總,夏哥,我去給兩個小家伙買幾個漢堡還有炸雞,她們倆早就餓了!”

  張寧的模樣是在笑,可是那滿臉血次呼啦的樣子,實在是太嚇人了!

  郎文星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這個樣子還去什么去?方然,你去叫個人,買一些漢堡還有炸雞,多買一些,拿到警局去!”

  郎文星太會做人了,盡管沒有明著說,但是意思很明顯:

  就是多買一些漢堡還有炸雞,連他們帶今天出警的警員們,人人都有份!

  ……

  劉子夏抱著月月從海定公安分局出來,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。

  小姑娘已經困了,整個人窩在劉子夏的懷里,昏昏欲睡。

  涵涵的狀態也和月月差不多,郎文星抱著涵涵有點費勁。

  好在,錄口供的時候,是在單獨的房間里面。

  所以,劉子夏索性就摘下了帽子還有墨鏡。

  當看到藏在偽裝后面的,劉子夏的真實面貌的時候,所有治安大隊的干警們都傻眼了!

  本來他們認為今天能夠看到郎文星,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了,沒想到竟然還能見到劉子夏,這簡直就是奇跡??!

  而對出警的蘇陽他們來說,則更是震撼!

  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了,那滿地躺著或是抱著胳膊、腿,或是彎成了弓形捂著自己的肚子……在凄厲慘叫的青年人們!

  這些可都是成年人,一個個看起來都身強體壯的。

  可即便是這樣,他們還是被一個人給撂倒在地。

  而這個人,就是劉子夏!

  老天,盡管知道劉子夏是眾所周知的武林高手,但是沒想到竟然高到了這種程度!

  相信,等治安大隊的同事們看到他們帶回來的那個視頻之后,也會充滿震撼的!

  在整個治安大隊,興起一股求簽名、求合影的浪潮之后,錄口供的時間就開始了。

  公安局里面,錄口供就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。

  接下來就是分局的領導嘗試著進行調解,衙門想要從中做個和事佬,最好把這件事情給私了了!

  只是劉子夏和郎文星他們的態度很明確,絕對不可能私了!

  而張寧也在郎文星的授意下,特意先去了一趟專業的傷情鑒定機構,拿了一個二級輕傷的證明回來。

  張寧在回到警察局之后,當即表示要告常寬故意傷害還有敲詐勒索。

  按照法律規定,輕傷二級已經夠得上故意傷害的罪名了。

  再加上,他們用非法手段堵住了張寧開的車子,并且還以此為威脅,向其索錢財,這就涉及到了敲詐勒索了。

  所以海定公安分局的醫護人員,在給常寬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勢之后,分局領導在為雙方調解無效的情況下,批了拘留文件。

  常寬被公安部門以故意傷害以及敲詐勒索的罪名,給刑事拘留了!

  劉子夏到現在都記著,這家伙被抓起來的時候,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神。

  據他估計,這件事有八成不會完!

  “小張,從明天開始,你就休息吧?!?/p>

  看了看外面漆黑如墨的天空,郎文星說道:“等什么時候你身上的傷養好了,你再回來上班,這段時間我自己開車就行了!”

  反正就是幾天的時間,郎文星接個孩子還是沒問題的。

  “郎總,沒關系的!”張寧說道:“我這都是小傷,已經縫合了,過兩天就好了?!?/p>

  在家歇著還能拿工資和賠償金,這種錢,拿著有點虧心??!

  “不行!”郎文星搖搖頭,說道:“俗話說得好,傷筋動骨一百天,你這頭上縫個六七針,過幾天還要拆藥線呢!”

  “可是我真沒事!”張寧苦笑了一聲,說道:“那傷情鑒定也是大夫……”

  “停,不能說!”

  劉子夏拽了張寧一把,說道:“星哥讓你在家歇著你就在家歇著!等過段時間案子判下來,賠償金也能到位了,你再去上班也不急?!?/p>

  “那……好吧?!?/p>

  張寧見郎文星和劉子夏態度堅決,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。

  “方然,派個人送小張回家?!崩晌男桥牧伺膹垖幍募绨?,說道:“明天我去看你,你就在家安心休息吧?!?/p>

  “謝謝郎總!”張寧立馬被感動地熱淚盈眶的。

  一名公司地保全人員,駕駛一輛途昂X靠了過來。

  張寧和劉子夏他們說了聲再見,就直接上車走人了。

  ……

  “這一晚上的糟心事!”看了看遠去的車子,郎文星說道:“子夏,你明天還有心思去故宮博物院嗎?”

  “不能因為一件糟心事,就不干事了???”

  劉子夏伸了個懶腰,說道:“更何況,我還想帶著小丫頭一起過去呢,要是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,也是怪孤單的?!?/p>

  “送我家來???”郎文星說道:“你思琪姐說了,只要你們家沒人照看孩子,她就能幫你看孩子,倆一起看都沒事!”

  “得了吧!”劉子夏擺擺手,說道:“我可不敢多用你們家那口子,前段時間還抱怨我不看孩子呢,說她看我們家陽陽的時間,比我看的都多!”

  “嗨,你又不是不知道她,就是刀子嘴豆腐心?!?/p>

  郎文星說道:“她既然說了,那就是樂意看孩子!你還不上趕著送過去?”

  “還是算了吧?!?/p>

  劉子夏看了被自己抱在懷里的月月一眼,說道:“明天早晨我問問月月,你也問問你家涵涵,想不想去故宮博物院,正好有免費的勞動力,幫我帶著他們倆,我正好可以用心拍攝?!?/p>

  “嘿,你這個想法不錯?!?/p>

  郎文星應了一聲,說道:“現在兩個小姑娘可是形影不離,如果月月去的話,涵涵肯定也會去的?!?/p>

  “那就行!”劉子夏點點頭,說道:“明天早晨過來吃早飯吧,胖子也會過來?!?/p>

  “好,反正……”郎文星正說到這里的時候,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。

  叮鈴鈴……

 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,上面顯示的是個陌生號碼。

  郎文星突然笑了一聲,看著劉子夏說道:“子夏,你猜這個電話是誰打來的?”

  “我覺得應該是新陽光電的董事長,常廣良吧?”

  劉子夏稍微想了一下,說道:“都已經是這個時間了,除了那位為了坑爹兒子的親爹之外,還能是誰?”

  “哈哈哈,希望你猜得正確!”

  郎文星哈哈笑了一聲,然后把懷里抱著的涵涵,小心翼翼地交給了方然,這才接起了電話,道:“喂,你好,我是郎文星,請問你哪位?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乐乐安徽麻将安庆玩 选4历史开奖结果上海 德甲勒沃库森vs拜仁 赚钱试玩网游平台 天天重庆麻将换三张 今日上证指数日k线走势分析 极速时时彩有计划么 中正医药的上证指数 nba中国赛201 在家坐着就能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