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 擦肩而過的子彈
547/1718

第五百四十四章 擦肩而過的子彈

  港島駐港部隊,特種作戰中心。

  布滿各種電子設備的指揮所里,一名名獲釋穿著綠色軍裝,或是穿著特種作戰服的華夏軍人,正在這些電子設備上操作著。

  突然,一名坐在電腦前面的,長得很亮麗的女軍官站起身來,向一名中年上校敬禮道:“報告,收到鼴鼠來自霓虹國的情報?!?/p>

  上校面無表情地說道:“說?!?/p>

  “霓虹國三口集團,派出了八岐小隊,于昨日秘密抵達港島?!迸姽倏粗种械拇蛴〖?,說道:“目的不詳、位置不詳、攜帶武器不詳!”

  聽到女軍官的話,中年上校臉一沉,說道:“向鼴鼠確認情報是否準確?!?/p>

  對于八岐小隊,中年上校那可是知之甚詳。

  早些年的時候,他曾經和八岐小隊的指揮官瀧川浩二,一同在西伯利亞訓練營受過訓。

  這個家伙,是除了他之外,當時訓練營里成績最好的學員之一。

  回國之后,瀧川浩二曾經有兩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去過華夏內陸。

  當年,中年上校還在內陸,并沒有被調來港島,所以那兩次也是他和瀧川浩二打的交道。

  雖說八岐小隊,完成任務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。

  但就是那兩次,盡管任務也完成了,但是10個人的小隊,兩次被他消滅了5個人。

  兩個人之間的恩怨,可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清楚的。

  如果瀧川浩二知道中年上校也在港島的話,不知道會怎么想。

  “是!”

  女軍官敬了一禮,又一次坐下來,在電腦前面噼里啪啦地摁了起來。

  過了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,女軍官又一次站起身來,說道:“消息確認,從三口集團內部傳出來的消息,他們是來港島刺殺某人的?!?/p>

  “查!”中年上校臉上兇光一閃,說道:“查他們究竟是通過誰來的港島,還有他們的目標是誰,最后,給我調動咱們在港島的力量,找到八岐小隊,這次,我要把他們一網打盡!”

  “那……要不要上報?”女軍官猶豫了一下,說道。

  中年上校說道:“這件事情,我親自向常司令報告!”

  ……

  距離港島文化中心正門,直線距離大概800米外,有一棟9層樓高的建筑。

  這里是一家快捷酒店,在頂樓靠近欄桿的位置,一身運動裝的小泉純二郎,靜靜地趴在那里,在他的面前,是一支高精狙擊.槍。

  對他來說,在港島用槍械進行暗殺,其實也是冒著很大風險的。

  華夏是嚴格禁槍的國度,而且港島還是華夏最繁華的城市之一,同時也是一個國際大都市。

  如果在這里動用槍械的話,那就要速戰速決,一擊不中,立即遠遁。

  因為以華夏軍警的敏銳嗅覺,很快就會追蹤到這里,到時候任務完不成不說,就連他們整個小隊可能都要徹底暴露。

  到時候,就連他們這只小隊都要徹底留在華夏了。

  所以,小泉純二郎不允許自己失敗。

  “小泉注意,頒獎盛典已經結束了,目標正往門口的方向走?!?/p>

  就在小泉純二郎一眨不眨地通過高精狙地狙擊鏡,盯著港島文化中心大門口的時候,戴在耳朵上的耳機里,突然傳來了消息。

  是混進現場的,龜田俊浩的聲音。

  “收到!”

  小泉純二郎聽到龜田俊浩的話后,慢慢移動身體,很謹慎地把手中的高精狙對準了黑夜中9點鐘方向,也就是港島文化中心大劇院的門口。

  本來,小泉純二郎是想在港島文化中心完成狙殺任務,但是考慮到有可能會失手的情況,所以他很干脆地選擇了大劇院的門口。

  這樣的話,就算他失手了,龜田俊浩也能完成暗殺的任務。

  ……

  這個時候,大劇院的門口,劉子夏也同劉天王他們走了出來。

  只是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,原本在頒獎大廳里進行攝制的記者們,一窩蜂地追了出來,圍堵著,想要采訪這些明星藝人們。

  “劉先生,您今晚一共攬活了兩個獎項,不知道您有什么想說的?”

  “《仙履奇緣》一共獲得了5個集體獎項,作為這部電影的導演,許誠導演您能談談您的感受嗎?”

  “劉天王,您在《無道》中的表現,讓您贏得了今年的‘最佳男主角獎’……”

  這群記者們就像是瘋了一樣地往前擠著,努力地想要把長槍短炮遞到他們想要詢問的明星藝人們面前去。

  現場,港島電影金像獎雇傭的保全公司的保安們,很忠實地擋在了這些明星藝人們身前,結實的身體,讓這些記者們近不了身。

  當然,劉子夏他們都不是不近人情的人。

  而且他們都不是娛樂圈的新人了,自然已經經歷過很多次這種事情了。

  每一個人,臉上都帶著笑容地回答著記者們的問題。

  看到這一幕,遠在800米外,那家快捷酒店頂樓的小泉純二郎,眉頭皺了起來。

  因為他發現,這些瘋狂的記者們遮擋了他的視線,高精狙根本瞄不準劉子夏。

  他只能壓下稍微有些煩亂的心,繼續等待機會。

  “劉子夏先生,橙光傳媒的張長弓董事長,因為您的原因,被公安部門拘留,不知道您對這件事情,怎么看?”

  大劇場門口,正在回答問題的眾人,突然被一道尖銳的聲音給打斷了。

  場面一時間冷卻了一下,然后所有人的目光,齊刷刷地朝他看了過去。

  這名記者站在最前面,也就是劉子夏身前。

  他身形高大,但是很纖瘦,大晚上地還戴著副墨鏡,唇上還留著兩撇胡子,一看就是那種類似狗仔一樣的記者。

  所有人都定格在了原地。

  也就在這一瞬間,800米開外的小泉純二郎,總算抓住了機會。

  在所有人都愣神的時候,他的高精狙瞄準了劉子夏的眉心,很果決地扣動了扳機。

  噗!

  很輕微的一聲響,安裝了消聲器的高精狙里,噴出了一抹火光。

  火光就像是黑夜中最燦爛的星一樣,劃破了長空,朝著港島文化中心,大劇院的門口飆射了過去。

  “首先,我覺得你這個問題,提得有問題!”

  大劇院門口,劉子夏淡淡地看了記者一眼,說道:

  “首先,對橙光傳媒張董的事情的事情,我表示很同情!其次,這件事情和我沒有一毛錢的關系……嗯?”

  正說到這里的時候,劉子夏突然眉頭一挑,心里莫名地跳動了起來。

  這種感覺……叫心悸!

  電光火石間,劉子夏下意識地往左邊偏了一下頭,然后一道刺目的光亮,劃破了夜空。

  它先是擦著剛剛那名記者的耳朵,然后帶著一串鮮血,直躥向了劉子夏身后的,那根支撐著大劇院的圓形門柱。

  恰恰是劉子夏這偏了一下頭,也可能是因為那名記者的耳朵,導致了子彈偏離了方向,沒有擊中劉子夏,擦過他的肩膀,反倒直接打進了門柱里。

  “啊,是,是子彈,我的耳朵,我的耳朵,救命??!”

  “殺人了,殺人了!救命??!”

  “為什么會有人開槍啊,快找地方躲起來……”

  整個文化中心大劇院的門口,先是沉寂了一下,緊跟著就是各種慌亂的吶喊聲以及尖叫聲。

  其中,那名剛剛提出尖銳問題的記者最慘,幾乎半只右耳都被打爛了。

  這會兒,他正捂著僅剩下的半只耳朵,嚎啕大哭,甚至都嚇得尿了褲子。

  現場,負責安全防衛工作的軍人以及警察們,在第一時間動了起來。

  “所有人,尋找最近的掩體進行躲避!”

  “狙擊手在高樓上,派人去搜方圓1200米內,超過7層以上的建筑!”

  “各位,一會跟在我們身后,重新回到頒獎大廳!”

  軍人、警察,甚至包括剛剛負責場內安全的安保人員,全都站了出來。

  按照他們平時訓練的流程,安排眾人進行安全躲避。

  整個大劇院的門口,跑的都是軍警安保人員,他們還都保持著警覺的態度,以防再一次發生狙擊。

  ……

  800米外,剛剛趴在樓頂的小泉純二郎,透過高精狙已經知道自己失敗了。

  這么多年了,這還是他第一次失敗。

  不過目前已經容不得他再繼續想其他的事情了,他現在能做的,就是趕緊離開這里,剩下的事情,只能交給龜田俊浩他們了。

  劇院大門口,在劉子夏下意識地躲過這次的狙擊之后,就順手拽著旁邊的人,開始尋找掩體了。

  他也沒看清拽著的是誰,等到多到柱子后頭才發現,剛才情急之下,竟然把蘇柄昶給拉到了身邊。

  “蘇老,您沒事吧?”劉子夏輕聲問道。

  蘇柄昶搖搖頭,有些驚魂未定地說道:“我沒事,子夏,你怎么樣?”

  劉子夏也搖了搖頭,沒有說話。

  通過剛剛那一瞬間的攻擊,劉子夏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下來,這次的狙擊就是沖著他來的。

  可是他想來想去,都想不通誰和他有這么大的仇恨。

  張長弓?那貨早已經在看守所里蹲著了,怎么出來報復他?

  ZEUS集團總裁羅鋒?這家伙應該也在監獄里面吃牢飯???

  橙浦區長趙明,已經被雙.規了,根本不可能再出來啊……

  一瞬間,劉子夏幾乎是想破了腦袋,可就是想不出來,究竟是誰和他有這么大的仇恨,竟然想要弄死他!

  “這兩位先生,請跟我回到大廳里進行安全躲避!”

  就在劉子夏還在細想的時候,一道沉穩的聲音,在劉子夏的耳邊響了起來。

  一名身材高大,右眼角有著一道刀疤,同時左側也缺少了半截眉毛的青年人,來到了劉子夏和蘇柄昶的身邊,說道。

  “哦,好!”蘇柄昶應了一聲,正要起身。

  這個時候,劉子夏拉了他一把。

  因為他發現,就大門口的這些明星藝人們,還都在安保人員,以及軍人、警察的保護下,貓兒在掩體后面,沒有動彈。

  那么,為什么這個家伙,要他們先去大廳里呢?

  這個時候如果站起來,而狙擊手恰好還等著狙擊、沒有走的話,他們不就正好成了活靶子了嗎?

  這個人……有問題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河北排列7结果 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安装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 二十年a股涨幅最大 pk10人工免费计划 贵州遵义麻将 神来棋牌下载 江苏快三彩票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