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二章 斗嘴的倆老頭
375/1400

第三百七十二章 斗嘴的倆老頭

  這邊的停車場并不是公共停車場,門口同樣設有崗亭,里面有一名持槍的武警在站崗。

  不過他倒是沒有詢問劉子夏什么,而是直接放他的車進了停車場。

  這個停車場并不大,大概只能停個三四十輛車的樣子。

  在這個時間點,并沒有多少車子停在這里。

  劉子夏隨便找了個空車位停下車子,然后打開后備箱,從里面拿出了幾樣上滬的特產,只是一些手工制作的點心、冷凍的視頻生鮮……

  以方家的地位和財力,也不在乎禮物貴重不貴重的了,帶著這些東西,也多少算是個心意。

  畢竟是第一次登門,總不能兩手空空地去拜訪吧?

  出了停車場,林蕭駕駛的奧迪A6,早就等在停車場門口了。

  見劉子夏提著兩大包的東西上了車,方蘅笑著說道:“夏哥,你怎么還拿著東西???不會是想要行.賄吧?”

  劉子夏笑了笑,說道:“看你說的,我總不能就這么干巴巴地來吧?”

  “夏哥,小蘅不是這個意思?!绷质捊忉尩溃骸胺綘敔敳幌矚g別人給他送禮,平時就算是我們過去,也多是拿著點水果、點心什么的,不敢拿貴重一點的東西?!?/p>

  “嗨,也不是什么貴東西?!眲⒆酉膿u搖頭,說道:“上滬的一些特產,不值幾個錢,就是讓方老嘗個新鮮而已?!?/p>

  “那可以?!?/p>

  方蘅點點頭,嘻嘻笑道:“夏哥,你不知道,這次回來,我爺爺可是細細盤問了我們好長時間,還和林爺爺搞分開審訊,生怕我們倆對口供呢?!?/p>

  我倒!

  劉子夏差點沒把眼睛給徹底翻白了,這倆老頭是真有意思,審訊間諜嗎?

  “夏哥,別聽小蘅胡說,哪有那么夸張???”

  林蕭說話間,車子也開到了小區大門口,“爺爺就是問了問劉爺爺的身體怎么樣,生活豐不豐富?!?/p>

  “您好,麻煩這位先生出示一下個人證件!”

  盡管劉子夏已經換乘了車子,但是小區崗亭的軍人,可是警惕地很,剛剛劉子夏駕駛的車子在這里停了好一會,他們可是看了個分明。

  方蘅和林蕭就是住在這個小區里的,軍人們自然熟悉,可是劉子夏還是被兩名軍人給請下了車,要求劉子夏出示證件,才能進入小區。

  在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做了一個簡單的登記之后,車子才被放行。

  坐在后頭的座位上,劉子夏搖頭說道:“這鬼地方檢查地這么厲害,我這輩子都不想再來第二次了?!?/p>

  “夏哥,也就是你這么想?!?/p>

  林蕭看了車里的后視鏡一眼,說道:“這地方,各部里,以及各省的封疆大吏都巴不得天天往這跑呢!”

  “我又不是走仕途的,用不著來這攀關系!我就是一小老百姓,跑這來做什么?蹭飯吃嗎?”劉子夏翻了個白眼,眼睛卻是飄向了外頭。

  再怎么說劉子夏也是個年輕人,嘴上說著不愿意,其實心里對這里很好奇,他也想要見識一下,華夏最頂級的群體,住在怎樣的環境中,過著怎樣的生活!

  和外面的鬧市街區相比,這個小區像極了深山老林的環境。

  不僅安靜,沿著小區還栽種著很多綠色植物。

  雖然已經是寒冬臘月了,但是小區里面仍就是綠意盎然,甚至偶有幾株冬梅,在它們的枝頭已經開出了紅艷艷的梅花。

  林蕭的駕駛技術很好,車子在小區里面直行著,幾分鐘之后停在了最里面那一排,第一家有著獨立大院的三層小樓前頭。

  說是獨立大院,其實并非像外面的四合院一樣,壘著高高的紅磚,而是在一米高的墻體上,植入了一些漆黑的鐵柵欄。

  而在鐵柵欄前頭,則種著一排綠色植物,就算是在這寒冬,那些綠色植物也生長得很好,完美擋住了外面的視線,除非你去扒拉開這些植物,否則的話,是看不到里面究竟有什么的。

  ……

  車子停在了院子門口,三人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  劉子夏透過敞開的大門往里瞧:

  院子很大,在臨近鐵柵欄的位置,開辟出來一小塊菜地,菜地上支著一米來高的小菜棚子,從外面也看不出來里頭種的什么。

  在院子的東側,是一個小池子,池子里有一座小型的假山。

  院子西側則是一株很粗的大榕樹,榕樹下面有一方石桌,石桌前坐著兩名披著老式軍大衣,身材高大、滿頭銀發的老頭。

  倆老頭身前有一方棋盤,每人旁邊還都有一個一人來高的電暖器,把倆老頭的臉都照得通紅通紅的。

  聽到外面傳來了汽車聲,坐在石桌北側的老頭抬頭看了一眼大門口,說道:“老林,你家孫子回來了,你還不去瞧瞧?”

  坐在南側的老頭緊盯著面前的棋盤,說道:“來了就來了唄,又不是沒見過!老方,你趕緊地走下一步,你是不是又想趁我不備悔棋?”

  “我是那種人嗎?”方忠書眼睛一瞪,“將!”

  “你將個屁???”林滄浪很豪放地罵咧了起來,“相走田,馬走日,你發明的馬走田???老方,耍賴也沒這么耍地吧?”

  “你什么眼神,我這馬剛剛不是在這來著嗎?”方忠書毫不臉紅地把馬往后推了一步,“誰耍賴,我看是你耍賴吧?”

  “老方,你就是一臭棋簍子!”林滄浪氣得臉都紅了,“下次不和你玩了?!?/p>

  “別,別,我錯了還不行?”見林滄浪伸手就把棋盤都給胡擼了,方忠書趕緊勸道:“要不,咱倆再擺一盤?”

  “你自己跟自己玩吧?!?/p>

  林滄浪直接站起身來,朝著屋子里走了過去,“快他娘地凍死老子了,你自己在外面當冰棍吧?!?/p>

  “這老倔驢!”

  方忠書低聲嘀咕了一句,見林蕭走了進來,叫嚷道:“蕭蕭啊,趕緊去看看你爺爺吧,剛這老家伙輸給你方爺爺一局,這心里不順正在屋子里吐血呢,你快去瞅瞅!”

  林滄浪這會兒才剛走到門口,聽到方忠書的話,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:“放你娘地狗臭屁,老子馬上就要贏了,你他娘地給老子耍賴,還吐血?你老方還要不要點臉了?”

  方忠書嘿嘿笑了起來,說道:“怎么著?合著這棋盤是我給胡擼的?小張,剛剛你在旁邊看著,你看得清楚,是誰胡擼的棋盤?”

  剛剛站在石桌旁邊的,還有一位看起來四十來歲的中年人。

  聽到方忠書的話,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。

  這種情況,他哪敢開口???他就是一保健醫生,倆人他都不敢得罪。

  媽蛋,別告訴我,這兩位就是華夏的開國元勛!

  看到因為下棋而爭論起來的兩個小老頭,劉子夏只感覺自己的三觀崩潰了,這特么地不科學???

  就這德性,跟京華胡同口,坐在大樹陰涼下打牌下棋的那些老京華人,似乎沒啥區別???

  不對,這罵罵咧咧的口吻,甩無賴的勁頭,倒像是京華小混子了!

  小混子?這想法是真荒誕??!

  “爺爺,您又在欺負林爺爺了?”

  方蘅從門外走了進來,瞧著倆小老頭,一個吹胡子瞪眼,另外一個奸.詐直笑的模樣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  老方家和老林家住前后院,每天這倆老頭都得逗上幾句嘴,林老脾氣暴躁,沒啥心眼,方老屬于那種心眼賊多的人。

  每回,林老都是被方老給氣得渾身哆嗦,方老會露出那種老狐貍一樣的笑容。

  “呦,乖孫女!”瞧見方蘅,方忠書立馬笑了起來,“我可沒欺負他,他是自己找上門來的,可怪不得我?!?/p>

  “爺爺,就您理多!”

  方蘅翻了個白眼,直接越過方忠書,蹬蹬蹬地跑到小樓門口,挽著林滄浪的手臂,說道:“林爺爺,咱們去屋里暖和暖和,不和這只老狐貍置氣!”

  “嗯哼,對,不和老狐貍置氣!”

  被方蘅拽著往屋里走,林滄浪也沒忘了招呼林蕭把劉子夏領進屋子,“蕭蕭,傻愣著做什么?還不快把客人請進屋?”

  “???哦!”林蕭總算回過神來,對劉子夏說道:“夏哥,咱們進屋吧,外面冷?!?/p>

  “好!”劉子夏應了林蕭一聲,直接提著東西進了屋子。

  外頭的方忠書,原本還指望著有人搭理搭理他,結果這么一小會的功夫,院子里只剩下了他和保健醫生張文松。

  這特么有點尷尬???

  不對???這是我們方家,還是你們林家???

  ……

  屋子里的采暖是地暖,比起外面來那溫度不是高了一點半點。

  里面的裝飾也和普通的家庭差不多,甚至還要樸素一些。

  沙發、茶幾、液晶電視,空調,外加幾盆擺在電視旁邊的盆栽,屋子里看起來倒是充滿了生機。

  林蕭陪著林滄浪坐在沙發上,方蘅忙活著去廚房沏茶倒水。

  因為熱,脫掉厚實羽絨服的劉子夏,把拿來的東西放到了茶幾上,接下來就不知道做啥了。

  沒辦法,甭管是前世還是今生,劉子夏還從來沒見過這種教科書里的英雄人物,所以他就只能站著,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起來。

  “小伙子,站著做什么?坐???就跟在自己家一樣!”

  正好這時候方忠書走了進來,瞧見劉子夏在屋子像電線桿子一樣戳著,不由得走上前,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是!”劉子夏下意識地抖了一下身體,緩了緩心情,這才坐到了沙發上。

  方忠書坐到了林滄浪的旁邊,林蕭很自然地起身,站了起來。

  長輩坐著,哪有他們這些小輩坐的份?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 海南飞鱼8选3开奖结果 选涨停股票公式 微乐家乡麻将万能辅助器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长江投资股票 2020网络赚钱项目 除息日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浙江6+1开奖